刻刀下的“修行者” - 天道自动采集新闻蜘蛛池4.2 "/>
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络日报 > 国际网络新闻 >

刻刀下的“修行者”

点击:61754
  

  刻刀下的“修行者”

  东南网8月23日讯(本网记者 卢金福 文/摄)明年,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将在福州举办,这对雕刻艺术家郑大木来说是一个惊喜的消息。郑大木是福州象园木雕技艺的非遗代表性传承人,前段时间,他和当地木(根)雕协会人员忙着整理资料,准备将象园木雕申报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。“这将对象园木雕的传承和发展有积极的促进作用。”郑大木说。

  “中国木雕看福建,福建木雕看福州,福州木雕看象园。”福州是中国木雕业的主要发样地,与浙江省的东阳、广东省的潮州并列为中国木雕的三大发源地。2007年,福州象园木雕技艺被列入福建省第二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
  福州象园木雕技艺传播四海

  《福州地方志》记载,福州木雕技艺可追溯到唐宋。明末清初,部分木雕艺人集聚在象园村,随后产生了辐射效应,周边的大坂村、雁塔村等受其影响,形成了象园、大坂、雁塔三支各具特色的区域风格。

  “过去福州的木雕是为建筑装饰服务,后面才发展到应用在家具和陈列欣赏品上。”郑大木说,福州许多古建筑和寺庙,都有木雕的痕迹,如华林寺、涌泉寺、开元寺和西禅寺等,在三坊七巷许多民居的门窗都用到了木刻,图案花饰丰富,工艺精细。

  郑大木告诉记者,福州过去从事木雕的艺人被称做“古董”,福州在甲午战争后被辟为五口通商口岸之一,也催生从事木雕生意的古董商,福州木雕就以古董形式出现在国外市场上。不少福州人还跨过海峡,来到台湾谋生,其中包括不少木雕师傅,在台湾木雕界享有盛名的工艺大师中,福州籍人士占了相当大的比重,如今台湾岛上还遍布各时期来自福州的木雕艺人创作的作品。

  “榕台的木雕技艺是一脉相承的,台湾木雕的主要集中地是在三义,民间流传祖师爷就是从福州象园过去的。”郑大木说。1945年台湾光复后,三义木雕的从业人员,还专门派人到福州“寻根”,聘请福州的木雕艺人到三义带徒传艺,提升当地的技艺水平。

  上世纪60年代,在福州象园、大坂、雁塔三个村几乎家家户户都做木雕。从小在南公园生活的郑大木告诉记者,当时的木雕是前店后作坊的格局,“小时候走到街上,常能听到叮叮咚咚雕刻的声音。” 郑大木说。象园派木雕早期艺人都姓柯,1936年,当时的福建省相关部门在前屿开设雕刻科班级,聘请象园派名艺人柯经煊出任专职木雕教员。柯经煊的高徒有后来木雕界大师阮宝光、柯依斌、阮文瑞等,郑大木年轻时拜阮宝光为师,学习木雕技艺。

  “大自然是一切创作的源泉”

  一走进位于福州金融街万达附近一小区的郑大木工作室,记者就闻到浓浓的木材味道,各种木材堆放在房间的角落里,看起来并不起眼,但对郑大木来说却是大自然留下的财富。

  “你闻闻看,这一块是印度老山檀木,现在市场已经很少了。”郑大木和木材打交道四十多年,木材品类如数家珍,他告诉记者,福州木雕以龙眼木和黄杨木为主,后面又融入了海南黄花梨、印度小叶紫檀、印度老山檀、沉香等等木材。

  在工作室里,只见各种木雕作品琳琅满目,郑大木还拿出了自己珍藏多年的木雕作品,让记者欣赏。郑大木把自已当成一名“修行者”,主要精力放在木雕作品创作上,在他看来,木材是大自然未完的艺术,他用手中的刀、砂石给木材重新注入新生命。

  木雕创作是一个非常的繁锁的过程,有数道的工序。郑大木说,做木雕要选材、构图、打粗坯和精坯、修光、磨光、打腊、上漆等工序。“一整套流程下来,好的作品要一两年,普遍的作品也要一两个月,构思要花比较长的时间。”

  郑大木的木雕创作风格既传承了福州传统技艺精致细腻的特点,又在后期融合了返璞归真的风格和抽象艺术的理念。他认为,在雕塑艺术作品中的自然形态美为上等,不要太苛求形象美、精确美和比例到位美等。

  “大自然是一切创作的源泉,真正好的艺术品归于自然和简洁。”郑大木说自己所有的创作灵感都来源于大自然,对山水树木,花鸟鱼虫等大自然的一切都要细心观察,才能创作出好的作品。

  记者看到,郑大木创作的题材十分丰富, 既有栩栩如生的动物花鸟,也有妙相庄严的观音佛陀,还有历代人物的传神造型。郑大木比较喜欢以童趣的题材,《寿星》系列作品受到了不少收藏家的喜爱,《千载寿》还获得了2010上海世博会中华木雕精品展金奖。他创作的寿星面部看起来像个天真的小孩子,笑得灿烂,表情丰满。他说,人的一辈子有两个孩子阶段,一个在襁褓当中,一个是老年时期又回当童年的样子,达到了无我的境界。

  郑大木还把自己对人性的思考和对大自然的理解融入到作品中。一颗形如苹果的树瘤,让他想起了伊甸园的故事,雕刻出了卷缩在苹果中的夏娃,其娇羞的神态惟妙惟肖。去年他创作了作品《一念之间》,在一块木头里连着雕了观音和魔鬼头像,“三字经说人之初性本善,但我觉得善恶是综合的,都在一念之间。”郑大木说。

  这件作品也受到了不少粉丝的好评,有评论认为,郑老师匠心独运,对一块天然的根木进行艺术化创作,他尊重自然,因势利导,巧妙地只在根木上部进行创作。作品在自然而然中艺术化地表现了人性的两面,并强调了善之美、恶之丑的主题,警示世人不要随波逐流,应格物致知,在修行中绽放绚丽的人生。

  郑大木还不停的吸收其他门类艺术作品的特色,业余时间喜欢听音乐、绘画和书法,前几年还喜欢上建盏制作,也收藏不少其他艺术家的作品。在他看来艺术都是触类旁通的,没有很好的音乐基础,对体育运动的爱好,以及对历史的了解,永远不会成为艺术家。

  设工作室让木雕传承后续有人

  福州木雕的传承问题让郑大木十分忧心。他说,随着城市的变迁,木雕艺人创作的集中地慢慢消亡,同时许多工艺品制作已经用机器代替手工,民间艺人失去了生存的土壤。现在年轻人缺乏长期修学的毅力,随着越来越多老艺术家仙逝,木雕这个行业已经青黄不接了。

  “木雕不去传承和拯救,迟早会石沉大海。” 郑大木希望在有生之年,能为木雕传承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。去年,郑大木雕刻艺术工作室在三坊七巷揭牌,记者看到,工作室内展示了不少郑大木的得意之作,件件栩栩如生,不少游客前来参观欣赏。

  郑大木说,三坊七巷是福州的一张城市名片,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,还是重要的旅游集散地,有来福州的游客一般都会到三坊七巷参观。“目前以展示为主,接下来会真正把工作室摆过来,开放式的,大家可以进近距离参观木制作过程,开设研习班让有兴趣的年轻人来学习和体验。” 郑大木表示,通过工作室的开设让更多人感受木雕艺术的魅力,将这门技艺传承下去。

  多年来郑大木培养了20多位优秀学生,他们活跃在各个艺术行业。他经常到院校授课,将木雕艺术传播给年轻一代,激发他们对传统木雕艺术的兴趣与喜爱。“努力培养,一定会有年轻人爱上这个行业,让木雕业后继有人。” 郑大木说。

  明年要在福州召开世界遗产大会,这对福州木雕来说是一次很好的展示机会,郑大木希望木雕等非遗能引起政府相关部门的重视。他建议,政府要不断搭建新平台,给木雕艺术工作者提供良好的创作环境,注重木雕人才的培养,让艺术水平能够日新月异,符合时代需求,同时还要做好市场培育工作,创造出更多更好的就业环境。

顶一下
(65991)
踩一下
(92950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本网服务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